青藏之旅 第四天 25/07/2006 星期二

昨晚大伙兒玩得太瘋狂,結果很晚才睡。也因為太晚回去,所以沒熱水洗澡,最後超強悍地用冷水。

d0012530_14465117.jpg

↑高原的晨曦

今早六時半就起床了,不過已經比預定的六時遲了半小時。離開了格爾木,太陽才剛剛昇起。四周的景色又變了,植被更少。幾乎都只是泥石和短小的草。

d0012530_14462163.jpg
↑除了輸電塔和電纜,什麼都沒有




我們真幸運!剛出城就看到有如神話般名震中外古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青藏鐵路列車(當然我們也見到青藏鐵路)。

d0012530_1703756.jpg
↑其實我們距離列車十分遠
d0012530_15182219.jpg
↑連同兩個動力卡共有十九卡
d0012530_1551762.jpg
↑蛇無頭而不行(The Power of Minolta-Konica Z3)
d0012530_1659341.jpg
↑平溝隧道

九時未到,我們到達了崑崙神泉。

d0012530_16541297.jpg
↑伸手摸摸咆哮的泉水,冰涼徹骨
d0012530_1652417.jpg
↑再來一幀

崑崙派創始人吳禎常於公元前一六七九年路過這裡,忽然天下掉下了一塊隕石。隕石砸在地上,綻出耀目的火花,神泉便出現了。他喝了泉水,心中響起一道女聲說:「崑崙仙山,福澤冰泉,得此泉者,壽享千年」他想定必是西王母娘娘顯靈,然後他感到全身力大無窮,如有神功,其後更感悟出獨步武林的崑崙劍法。吳禎常變賣家當,在這兒創立崑崙派,並將該隕石造成石碑,上刻「崑崙神泉」──是假的。


車子駛了不久,剛才消失於眼前的青藏鐵路(不是列車)在 Reny 的天靈蓋上 54000 毫米出現!原來這是三岔河大橋。聽說這座築於海拔 3800 米的大橋只用了一年便竣工,只花平常工期的一半。厲害!

d0012530_16504281.jpg
↑這橋真的很高很宏大,照片是表達不了的

好不容易拍了幾張照,我們再次上路。為什麼不容易?因為有一班阿姨熱熱鬧鬧地排隊拍照。真擔心她們談天的聲響令大橋瞬間化為烏有。對了,當中也有小女孩,可是絲毫不吸引。

d0012530_16412765.jpg
↑一生人首次見到真的雪山!
d0012530_1642467.jpg
↑連綿不絕的雪山

車子拐了個彎就見到雪山!!除了亢奮,還有什麼詞語形容 Reny 當時的狀態呢?雪山真很棒。第一次見到雪山。終於見到雪山啦。雪山很白啊。很像倒番了改錯液。很近,好像走兩小時便到達似的。很想摸摸雪......

d0012530_16364593.jpg
↑上面的就是藏羚羊,不知道我們能不能一見其真面目呢?
d0012530_1638183.jpg
↑崑崙山口的大石,海拔 4767 米!

來了可可西里自然保育區雕像和海拔 4767 米的崑崙山口山碑,(山口是指一段路最高的地方,即是山坡頂)前。這裡又是幾百萬人排隊拍照的地方。OK, actually, I'm NOT so interested in taking a decent photo of this statue even though it seems a must to take a photo of it. One shot, two shots, Fine. That's enough for me. Let me pee and then go to the next spot please. This place's too noisy and fuckingly annoying.(因為上面幾行,跟好友討論了「為何很多香港人罵人時都會用英文而非中文」。這裡來中文──
好,雖則這兒好像是必要拍照的地方,但其實我的興趣不是那麼大。一幀、兩幀,好了,夠了。讓我撒泡尿後便到別處。這兒真是個嘈吵的煩人的鬼地方。)

d0012530_16223425.jpg
↑可可西里羚羊救護中心及索南達杰自然保護站

話說公元 1994 年青海工委書記索南達杰和四名隊員逮捕了廿名偷獵者。可是反被偷獵者掙脫偷襲。就這樣,在本應一片昇平的可可西里自然保育區上爆發了最莊烈的戰爭。雙方都拚死一戰,一方因為了金錢和保命而猛致,另一方為了可可西里上的珍貴的生命而抵抗。

「砰、砰」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嘭」
「噠噠噠噠」
「啊......」
「砰、砰」
「我們不要輸啊!」
「操!老大死了。」
「打死一個了!」
「嘩」
「不要理我,幹掉他們。」

最後,蒼天無眼,搜補小隊五人全部不幸殉職,偷獵者得以逍遙法外,並創立逍遙派與崑崙派爭峰。當搜索隊找到索南達杰時,他的半跪射擊的英姿為冰雪保護。

為紀念我們偉大的英雄,政府在崑崙山口附近豎立了紀念碑,讓世人知道我們有一位為了野生動物、為了環境保育而不惜犧牲自己的傳奇人物。請各位起立。──是真的。


這救護中心是由環保人士楊欣義賣、抵押資產集資,再由大學生及其他志願人士興建的。在這保護站中,我們看見了藏獒(獒,大狗。廣東音 ngou4 熬。普通話音 ao2。)。

d0012530_1630303.jpg
怪物藏獒喝水
d0012530_1631437.jpg
↑藏獒回巢
d0012530_16305083.jpg
↑藏獒睡覺

這種狗身形很大,外型兇猛。純種的藏獒很難找到,所以一隻售價可高至十萬。因著市場需求,故此近年西藏出現了很多藏獒培育中心。另外,這幾個月的西藏熱下,書店有本書叫《藏獒》,書商將《狼圖騰》與之比較,製造話題。有興趣者可自行到書店查詢。對了,那紅色的毛毛不是藏獒身上長出來的,那只是其主人幫它戴上的裝飾。

d0012530_16145579.jpg
↑看到了嗎?這便是稀有的藏羚羊
d0012530_1615494.jpg
↑它望過來了 >//////< 可愛極了

離開中心沒多久,韓大哥大叫「藏羚羊」。這頭藏羚羊竟然站在路邊不足五米處!說這真的是藏羚羊?不太敢肯定,只能說這是一頭母羊(只有公羊和公鹿才有巨角,這是常識);因為可可西里還有一種叫黃羊的動物。不過能如此近距離看到野生動物,就足以令人大吃大喝十天,載歌載舞來慶祝。

正午十二時,我們罕有地依正常時間吃飯。吃飯的地點為海拔 4600 米的五道梁。這個鬼門關流傳著一首童謠──「五道梁凍死狼,一邊陽來一邊陰,到了五道梁,哭爹又喊娘。」。這兒比更海拔的唐古拉山口更可怕!因為這兒的地勢凹了下去,空氣不流通,氣壓低,氧氣含量不足,死人最多。我們竟然在這兒吃飯。哈!

d0012530_15485570.jpg
↑炕床上合照(我們好像都變了 H Game 的主角,看不到臉的上部)

我們坐的是在南方絕對看不見的炕床(炕,廣東音 kong3 抗;普通話音 kang4)。這床由磚塊砌成,下面通空;天氣冷時,可生火取暖。

d0012530_1551192.jpg
↑八寶茶

這次不喝胡茶,改喝八寶茶。不知道八寶茶有哪八寶。Reny 只看到紅棗、桂圓(龍眼乾)、茶葉和水。至於味道嘛,只是普通清茶。因為不是熬湯,所以紅棗和桂圓的味道沒滲至茶水中。

d0012530_15573455.jpg
↑饃饃

饃饃和昨晚吃的烤餅差不多,不過更厚更大。(饃,廣東音 mo4 磨,普通話音 mo2。)

d0012530_1615617.jpg
↑酸菜炒粉條

Reny 討厭「半透明的河粉」,因為它的樣子很噁心,令 Reny 對酸菜炒粉條一直懶於起箸。

d0012530_1625314.jpg
↑蘑菇炒牛肉

蘑菇炒牛肉在是這一餐中,Reny 最欣賞的一道菜。

d0012530_1633297.jpg
↑蔥炒蛋

蔥炒蛋在何時何地都是安全菜式。沒紅色警報,那只是番茄(有人叫它西紅柿)。

d0012530_15472488.jpg
↑飽餐一頓後,天也變得特別藍

吃完飯,外面忽然出現車龍。發生啥事?原來修路。怎麼剛才沒發現修路啊?怎樣在大白天修?怎麼把兩條行車線都一起修?為什麼把兩條行車線都給封了?怎麼車龍會長達好幾百米?於是,我們的馬老大決定......

d0012530_15444688.jpg
↑越野 OFFROAD;C 對麵包車 OFFROAD 感到極端興奮,進入了 HYPER MODE

但最後因為找不到緩坡回到主路,所以是次行動失敗告終,。

d0012530_15384294.jpg←韓大哥不知從何摘來的「藏蔥」,有壯陽功效,一定要多吃(好孩子不要在野外採集動植物)

地勢越來越高。高原惡魔高山症正逐步逼近,Reny 受其影響,加上窗外毫無變化的景色而慢慢陷入睡眠狀態,而不知過了海拔 5010 米的風火山口。高山症真的來了,馬老大說 Reny 在四人中的病狀最嚴重,口唇有點發紫。

睡了兩小時多,車子停了。這兒是沱沱河,也是長江的主源。

d0012530_15252263.jpg
↑長江源,後為青藏鐵路的「長江源頭第一橋」
d0012530_15351178.jpg
↑長江源生態環境碑,江澤民題(欲知碑文,請留言)

在沱沱河吃晚飯(時為下午五時),又見到那群阿姨......我們拍完照,就隨便地吃了點麵片和炒菜。

「你們好像有反應?」也是進來吃飯的阿姨 1 號說。
「不行耶!」阿姨 2 號說。
「對,有反應啦。他們很不舒服的樣子。」阿姨 3 號也插嘴說。
「你們有沒有吃藥?」阿姨 4 號不甘後人道。
沒錯,我們是不舒服。雖然妳們是出於好心問候,可是知不知妳們的語氣很臭屁,聽起來像貓哭老鼠?知不知道妳們聲震九霄的說話,只會使我們更頭痛?麻煩妳們用針線繨起自己的嘴,然後滾到山後的糞坑,請吃糞的狗大發慈悲把妳們吃個精光。

吃完飯,過了開心嶺和雁石坪。若果不過唐古拉山口,很多人都會在雁石砰過夜,然後第二天到山口看日出。

開心嶺的「開心」不是快樂的意思。相傳有人欲到吐蕃,因為高山症而辛苦得受不了。到了開心巔,以為而到了最高的路段,然而同行的人告訴他還有更高的唐古拉山。聽到這裡,他忽然瘋了,拿起刀直往胸口刺,把自己的胸開了個洞,心也掉出來。自此,這個山頭被叫作開心嶺。──是假的。


到達海拔 5231 米的唐古拉山口已是晚上九時。雖說藏區的太陽九時才下山,但下山的速度很快,十分鐘便可以消失得無影無蹤。抵達唐古拉山口時,就是這樣,令 Reny 的同伴都拍不到唐古拉山口的巨大的石碑。後來幾輛旅遊車的司機都把車駛到碑前,打開車頭燈照明。

不要問 Reny 下而這幀為什麼拍成這鬼樣子。因為 Reny 當時正睡得正香,懶得踏出溫暖的車箱。(所謂 Rubiish in, rubbish out. 用 Photshop 也救不了。)想看照片的話,可以到 W 的網誌,只是他也沒拍得很好就是了。

d0012530_15222498.jpg←唐古拉山口上的石碑;上有一軍人像,碑上刻「唐古拉山口海拔 5231 米」

要不是在唐古拉山口醒了一會,倒也不知道同伴的高山反應也變得嚴重起來。他們不顧高原反應,以意志力對抗寒風,奮力拍照的精神,Reny 打從心底敬佩啦。回到車上,他們都打著囉唆,軟攤在椅上。說頭痛,Reny 倒也不覺得很辛苦,只是渴睡、渴睡、再渴睡。休息是最佳的治療法嘛。更有趣的是,Reny 可以有需要時精神奕奕,不需要可立即入睡。長眠於高原?這個沒想過啊。哈哈哈。

雖然不是十分辛苦,但 Reny 很想一嚐氧氣的味道。不過同伴都說吸氧會造成依賴而不吸。當人人不吸的時候,Reny 一個人吸氧好像有點傻瓜。馬老大聽到後罵我們,說有反應就該吸。就因為老大一句話,Reny 吸得理直氣壯。味道如何?基本上沒味,但有點氧氣袋的塑膠味。至於吸了有沒改善身體情況嘛,Reny 想心理作用多於實際功效。因為正式的氧氣治療的氧流量要一分鐘 N 公升,而 Reny 只是一丁點一丁點地放氧出來,所以應該沒用。但是吸氧很趣,有點像吸毒──嗅松節油、汽油等的感覺;同時感到有點興奮。

過了唐古拉山口,我們正式踏入西藏自治區的地上。四周雖然已經漆黑一片,但仍可看到植被不同了。這裡不再是泥沙的世界,到處都長滿綠色的草木。我們在睡覺,司機則奮力踏著油門乘勢向山下直飆。久不久鄰線都有不同的車子閃過,印象中比日間遇到的車子數量還要多,當中不乏載重量幾公噸的大卡車。

距離山口 90 公里就到了海拔 4500 米的安多。我們本來會在此投宿,但司機替在車上昏睡的我們看過房間,發現房間很臭很髒,不能住人。什麼是臭得不能住人,不能想像。

於是,我們又在午夜飆車。好爽。車速也比剛才快。兩小後,我們到達那曲,海拔 4300 米。眾人都很累了,連韓大哥他們也打哈欠呢。因為我們都很辛苦,最後什麼行李也沒拿,只抱著氧氣袋,便上那曲物資招待所睡覺去。

總計今天行車時間為 18 小時,Reny 睡了 11 小時。我們一天走了預定要走兩天的路。

日程
0630 出發
0800 見到青藏鐵路列車
1000 崑崙神泉
1100 索南達杰羚羊救護站
1200 五道梁
1540 風火山口
1645 沱沱河(長江源)
1705 開心嶺
2000 雁石坪
2100 唐古拉山口
2345 安多
0130 那曲

消費
$375 麵包車($6000 四天,四人攤分)
$? 午膳
$12.5 晚飯
$35 住宿每人
-------------
$422.5(累計:$3173.3)

上一則:高地的惡魔

參考資料:
W 的網誌:Day4:翻過最苦的青藏段
新華網:三岔河大橋
新華網:青藏鐵路沿線風光體驗:“天路”串起高原美景
博客來書籍館:藏獒
[PR]

by makaikoushi | 2006-09-05 17:04 | 青藏之旅  

<< 桌面圖接力棒 高地的惡魔 >>